免费看视频直播下载

“这是领事馆的部名单,都在这里了。”

广泽伯满随即说道:“特使阁下让你来负责这件案子,希望羽原君能够尽快找到那个潜伏在领事馆的内奸。”

小松敦志已经做了汇报,所有的一切都是从他接到领事馆的一个电话开始的。

而羽原光一,则被板内康英将军特命指示来侦破此案。

羽原光一扫了一眼那份名单:“小松敦志接到电话的时间是中午12点30,所以在这段时间里,去吃饭、在午休的人都可以排除了。

电话是从你的办公室打出去的,那段时间,你在板内康英将军身边,因此你是绝对没有嫌疑的。

还有你的秘书、助理,这些人呢,理论上来说没有嫌疑,只要查一下他们当时做什么就可以了。

这个内奸,从小松敦志的汇报来看,说一口流利的日语,可能是日本人,也可能是中国人。

他有机会接触到你,甚至偷配了这间办公室的钥匙,你仔细回忆一下,有谁可以接触到办公室的钥匙?还有一点,他可能来领事馆的时间并不长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羽原光一笑了笑:“广泽阁下,一个长期在领事馆潜伏的人,他有更加安的办法做到这些,而不会冒险使用你办公室里的电话,这样很容易被我们查到的。”

广泽伯满恍然大悟。

清新阳光照耀的俏皮丽人

“当然,这个人可能已经跑了。”羽原光一有些无奈:“这次事件依旧是孟绍原策划的,他肯定也考虑到了这些,以他的精明来说,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潜伏特工落到我们手里的。”

“可是,我们刚刚经过了一次盘查,领事馆部人员都在。”

“哦?”

羽原光一有些好奇。

部都在?

没有撤离?

难道是孟绍原疏忽了,或者是说他太自大了?

“按照你的分析,我想到了一个人。”广泽伯满忽然说道:“这个人叫陈荣阳,军统方面叛变过来的,后来调到了领事馆,由我直接指挥。他能够说一口非常流利的日语,为人也聪明,而且动手能力很强,懂的不少。

前段时候我办公室的一扇窗户坏了,他主动来帮我修理,我正好接到了领事阁下的电话,要我立即过去一趟,我把所有文件部锁到了保险箱里,并把保险箱的钥匙带在了身上,按照规定钥匙是要分开来摆放的,我走的匆忙。偏偏就把办公室的钥匙忘在这里了。

后来我回来,陈荣阳已经修好窗户离开,办公室的门也帮我带上了,我还是让助理用备用钥匙帮我打开的门。进去后,发现钥匙就在办公桌上。”

“你把一个中国人单独留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?”

“是的,当时文件都被我锁好了。”

“广泽阁下,我想您大意了,军统的特工无孔不入,您认为没有价值的东西,往往会被他们找到有巨大价值的情报。”羽原光一叹息一声:“陈荣**有重大嫌疑,把他带来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广泽伯满立刻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。

羽原光一站了起来,走到了窗户边。

大意啊。

这些领事馆的人,防范意识实在是太薄弱了。

这也是军统屡屡得手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“那是什么?”

羽原光一忽然指着窗户外问道。

打完了电话的广泽伯满走了过来,朝着外面一看:“哦,领事馆的生活垃圾都会归拢在一起,每三天一次,在固定的时间点有人来拉出去,拖垃圾的人也是固定的。”

“每次都是四大桶的垃圾?”

“我们人多,算上家眷,有的时候一趟还拉不完。”

“广泽阁下,难道你不认为那么大的一个木桶里,足够藏一个人吗?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仔细搜查,每一个木桶都必须把里面的垃圾部倒出来!”

“好的。”

……

这是羽原光一第一次见到陈荣阳。

陈荣阳换了一身新的衣服,看到羽原光一后,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:“谢谢你。”

“哦,为什么要谢我?”羽原光一有些好奇。

“我是一个非常爱干净的人。”陈荣阳淡淡地说道:“藏身在垃圾桶里跑出去,我身都是污秽,让我很难忍受,你还特意让我冲洗了一下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。”

“我也很爱干净。”羽原光一深有同感:“如果你一身垃圾和怪味站在我的面前,我会受不了的。”

“起码我们有一些共同点。”

“陈先生,请坐吧。”羽原光一看起来很客气:“抽烟吗?”

“抽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羽原光一把一盒烟和火柴放到了陈荣阳的面前。

陈荣阳给自己点着了一根烟。

“陈先生,我反对暴力。”羽原光一叹了口气说道:“如果不是万不得已,我是绝对不会给犯人上刑的。我想,你这么被我抓住,应该找不出什么借口否认自己是军统潜伏特工吧?”

“没有借口。”陈荣阳坦率地说道:“都这样了,难道我还有什么更好的借口吗?”

“瞧,这是我们之间愉快的开始。”羽原光一微笑着:“我有一个非常好奇的地方,你为什么到了现在才匆匆撤离?以孟绍原的指挥能力来说,他早就应该预测到了危险。”

“是啊,他真的早就预测到了,并且向我提出了撤退警告。”陈荣阳长长叹息一声:“可惜,我不是孟绍原的部下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我受军统上海潜伏区书记程义明直接领导。”

原来如此。

羽原光一恍然大悟。

怪不得丧失了撤退的黄金时间。

“我真是为你可惜。”羽原光一看着一点都不像是在演戏:“你受程义明领导,所以你要撤退,必须得到程义明的批准。可是孟绍原为了这次任务,动用到了他的人。虽然都是军统的特工,可是他们之间也存在竞争关系,你知道这让我想到了什么吗?”

陈荣阳没有说话,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,听着羽原光一说了下去:

“政治斗争,利益冲突,官场矛盾。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中国官场有这个问题,日本官场这个问题一样非常尖锐。比如日本的陆军、海军、外务省之间,就表现的非常严重,所以这点屡次被你们利用,可现在?轮到你们了。

我们都是小人物,没有办法影响大人物的决定,明明知道这不对,可是有什么办法呢?在我和你交谈的这段时间里,松本大佐和谷繁大佐,也许又在互相脸红脖子粗的互相推卸责任,甚至会彼此大声谩骂,生怕自己沾染到一点不利。”

“你挺有趣的,羽原先生。”陈荣阳终于开口说道。

“我不有趣,我只是悲观,在你的身上清楚的看到了我们共同的悲哀。”

羽原光一拿过烟盒,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,大口大口吸着:“官僚啊,这会害死人的。我们在上海的情报工作屡屡失败,不知道检讨责任,只想着把自己撇得越干净越好,你呢?为你的国家付出了一切,可现在,有很大可能是因为官场利益而被出卖了!”

陈荣阳继续沉默下来。

“相信我,陈先生。”羽原光一非常肯定地说道:“孟绍原为了协助你撤退,一定去找程义明努力过了,你不能够怪他。程义明肯定会故意刁难他的,否则,如果你能够早哪怕十五分钟撤退的话,现在你已经自由了,而不是坐在这里成为一个俘虏。”

陈荣阳有些好奇:“你居然帮孟绍原说话?”

“为什么不能呢?就因为我们是敌人吗?”羽原光一反而觉得问出这个问题真是太奇怪了:“我很佩服孟绍原,是发自内心的钦佩,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,一个敌人能够强大到如此,任何一个一纵即失的机会,也能够被他牢牢抓住!

我一直都在努力的研究他,学习他。如果现在没有战争,我甚至还会拜他当我的老师。日本向中国学习到了很多知识,可笑的是,在我们强大起来之后,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否认了这一点,骄傲自大,只会让我们面临失败。”

陈荣阳忽然害怕起这个人来。

这个日本人,说话一直都是慢条斯理,没有暴躁,没有大呼小叫,也没有立刻给他用刑,逼他交代出情报。

甚至显得非常温和。

可是,陈荣阳真的还是害怕了。

一种从内心最深处升腾起的害怕。

尊敬自己的敌人,学习自己的敌人。

陈荣阳在此之前很难想象这是从一个日本人的嘴里说出来的。

可他现在亲眼看到了。

“陈先生,不要暴力,我厌恶用刑。”羽原光一“真诚”地说道:“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,我将确保你会受到最好的待遇。我希望你能够和我合作,这样我能够和我的上级据理力争,确保你的安,确保你不会落到那些人的手里。”

“哪些人?”

“那些把用刑当做工作,总认为用皮鞭抽你就能够得到他们想要东西的人。但你得理解我,我只是个少佐,我改变不了很多东西,尤其是在你拒绝和我合作的前提下。”

陈荣阳几口就把才点的一支烟抽完,然后他苦笑了一声:

“羽原先生,我觉得你可以对我用刑了!”

Tags: